尧璜:d5退散

――Δ约稿开放Δ――
JOJO坑沉迷承花承/JD/米茸/乔西乔/徐安娜/铁瘫
幻视严重的花京院女友粉,乔迪不逆
s美人女王受Xm忠犬暴力攻爱好者
女A男O狂热沉迷中
🌸web:尧璜晃在树梢上
🌸twi:TragicatYHuang
孩厨,原创兽人世界观Evol&Evil
hpGGAD
音乐剧新入坑/莫萨/云次方/深呼晰
DRB一左马/理铳均不可逆/横滨推
明日方舟银讯银/双狼
约稿私聊企鹅573030148,请备注lof
只扩互关的老师
小单车东卷/福荒/山坂/石御
小英雄欧相/欧盾/all爆豪
HQ黑月/影日
***――***
明日方舟B服ID:Tragicat
j3姨妈服喵哥ID魇无忧

*生存院

*中年大叔承花

🌟🌟🌟

想看经历了风风雨雨可以平静生活约会的他们(不,只是因为你只会搞日常)

感谢所有愿意购入这个小料本不让我糊墙的大家(鞠躬)

有缘再画中篇漫画

如果我们年轻时的约定可以实现
如果我们可以早点遇见
如果我们出生在和平年代

一切又会怎样呢
🌊🌊🌊
cp24小料本完售了
这里是上半部分的内容
下半部分会在通贩发货结束后放出

沉迷工作不可自拔承叔被花哥拉出门约会
是个很随便的小料本💨,通贩预约今晚截止
群码附在后面
能去现场的朋友们cp24day2摊位E20见
顺带有没有mrfz安卓B服的(喂?)

承花短篇漫画《Untill We Meet Again》封面绘制完成啦――🌸画了超久的
因为之前有人蹲印调而且说搜不到群号,这次发了内页预览和群码在最后,想入手的朋友欢迎进群~
可以场贩的朋友咱们cpDAY2见💜!
全册36p分两个故事,都很短啦……

Will you hold me now?
🌠🌠🌠
承花短篇漫本《直至我们再次相遇》封面完工啦呜哇啊啊啊真的画了好久呀
咱们cp24DAY2见

承花漫《直至我们再次相遇》
生存院设定下的一些小日常
中年夫妇的平静糖水小故事
正在爆肝绘制,同时进行印调
有兴趣的朋友加群购入!!群号787228458
场贩是cp24day2的,是DAY2哦!(划重点)
最后的海报是赠品!和手做个比较还挺大的一张,200g铜版纸印刷

私设ooc警告❗
帝国军官和战俘paro
受不攻有什么意思!花哥是很A的啊!(然后被压)
脑一下迪奥是皇帝率领帝国侵略世界,花是将领之一,在一次战役中俘获了承,不过其实对方其实是故意败北来做间谍的
嗯总之非常狗血但是我喜欢……
纯属架空,请勿代入
个人醒脾,同好击掌,雷者绕道

🌸花花偷听太郎的歌的意识流小故事的后续
挑了几页预览发一下,不是连续的的几页
前面情节是三花环境中看到了六承(见我之前发布过的文章)
总共36页会印成实体做小料本在魔都cp上卖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加群来蹲信息
全本包含两个短篇故事,都是日常温馨糖,什么都没有只有亲亲的清水剧情

*画手码梗
*承花
*逃亡
*丧尸病毒爆发
*废话
*part1
  “我都说了不要进行无意义的牺牲了,承太郎,你意识不到事态有多严重吗?是活下来的人更需要你!”
  听到同伴的劝说,空条承太郎并没有做出任何辩解。他抬头撇了一眼法国男人,示意自己听到了,就继续打包行李,填装好弹药,将必须的食物和药品放进包里,最后扎紧包带。
  波鲁那雷夫已经非常焦躁了,面前的人只用了一个眼神就回应了对他苦口婆心的劝说,他就要无计可施了。“病毒就是从花京院住的西区爆发的,从现在起已经过去超过24小时了,我从那个鬼地方脱身的时候他就已经被咬了,你还不明白吗!”
   “去实验室的地图我放在驾驶座的遮阳板夹层里了。”承太郎用毫不相关的话回答了他,背上背包已经转向了离开营地的方向,“趁这条路还是通的,你们先走吧。”
   啧,这家伙在这种时候实在太固执了,可是,这不是自己早就料到的吗。病毒爆发,丧尸围城,繁荣的城市瞬间沦为地狱,他们死里逃生终于聚在这里,可是不包括花京院,这种事承太郎是不会允许的。
  高个儿的混血男人走的很快,营地很快就看不见了。承太郎承认刚刚自己在和波鲁那雷夫堵气,他们十几个小时没有讲过话。他和花京院明明都住c区,出逃时也相遇过,却……但是他相信这不是无缘无故的,所以并不想过分责怪同伴。波鲁那雷夫虽然极力要求他不要回程找花京院,但是他确实从他的言语间意识到一件事:那就是花京院并没有死。
  只要这样就够了。这件事太危险,别人不愿意,那么就由他来。
***
   承太郎找到花京院的时候已经经历了好几场搏斗并为摆脱几只丧尸连续跑了好几公里,本该是疲惫得不行了,但是那个寻找已久的人突然出现在眼前,他不禁压下自己粗重的气息,减慢步伐向红发青年走去。
  “花京院……?”他确认似的开口,故作镇定的语气里透露出惊喜。
  地上躺着很多丧尸支离破碎仿佛被更凶恶的生物撕咬过的躯体,这本是很可疑的,但是承太郎的心思已经不在那些恶心的肉块上了,他跨过碎石瓦砾走向蜷缩在窗沿上的人。
  “我就知道,你还活着,快走吧,这里很危险――”
  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往日机敏的友人今天非常麻木,直到他走得非常进了,花京院才意识到什么似的缓缓抬起头来。
  原本盖在他头上的白围巾随着动作滑落,即使隔着刘海的发丝,承太郎还是看清了花京院左脸上严重到露出白骨的伤势。
   他正在变成一具行走的尸体,而这就是波鲁那雷夫说花京院已经没有希望了的原因。
*ooc是肯定的
*有错字我不管了反正给自己看